首页 >> 佛学文化 >> 佛教故事 >>

内容详情

杀人魔鸯掘利摩罗的得解脱

发布人:管理员 时间:2017年08月16日

有一次,佛陀到憍萨罗国的首都舍卫城游化,住在城南郊外的祇树给孤独园。
  这天,比丘们到舍卫城中乞食,看到许多民众在波斯匿王的宫外请愿,要求国王出兵,缉拿一位名叫鸯掘利摩罗的杀人魔,大家都说他极为凶暴,见人便杀,而且还将被害人的手指骨串起来,挂在自己身上当饰物。
  比丘们乞食回来后,将这件事告诉佛陀。
  佛陀听了比丘们的转述,默默地朝鸯掘利摩罗藏身的林里走去。
  当佛陀越来越接近鸯掘利摩罗藏身的树林时,沿路上捡柴的、背草的、耕田的、牧牛羊的民众纷纷警告佛陀,要佛陀不要再向前走了,他们说前面的树林中,就住着一位危险的杀人魔。佛陀没在意他们的警告,仍然默默地朝树林走去。
  鸯掘利摩罗远远地看到佛陀一个人独自走来,心想:
  「太好了!即使是四、五十人成群结伴经过这里,都还成为我的猎物,人们已经很久不曾像这位沙门一样,敢独自经过这里了,我为何要错失这个好机会呢?」
  于是,鸯掘利摩罗拿起他的武器,从佛陀的后面追杀过来。但佛陀现了神通力,鸯掘利摩罗追了一阵子后,发现他怎么老是追不上,心想:
  「怪事!即使奔走中的象、马、鹿,飞驰中的车乘,我都追得上,但眼前这位以普通步伐走路的沙门,我怎么尽全力了还追不上。」
  因此,鸯掘利摩罗向佛陀喊道:
  「停下来!沙门!停下来!沙门!」
  「我早已停下来了,鸯掘利摩罗!是你自己停不下来的。」
  「你明明还在走,怎么说已经停下来了呢!」
  「鸯掘利摩罗!我早已停下伤害一切众生的恶行了,而你还停不下来,继续在造杀害众生的恶业!」
  这时,鸯掘利摩罗心想:
  「我是在做坏事吗?为何我的老师告诉我,只要能杀满一千人,将他们的手指头串成饰鬘挂在身上,死后就能生天?
  眼前这位让我怎样追都追不上的人,一定是古书中所描述亿劫难遇的如来解脱者了。」
  想到这里,鸯掘利摩罗赶紧丢掉身上的武器,对佛陀说:
  「世尊!但愿允许我跟随您出家当沙门。」
  佛陀接受了,对他说:
  「来吧,比丘!」
  鸯掘利摩罗就这样完成了出家的仪式,成为僧团的一份子。
  然而,波斯匿王已经启动了对鸯掘利摩罗的追缉。这天,国王领着五百兵骑出发,路过祇树给孤独园,便独自入园内向佛陀请益。
  佛陀问国王:
  「大王!你这次率领大军,又要去攻打那个国家呢?」
  「世尊!我要去缉拿那位杀人魔鸯掘利摩罗。」
  「大王!如果鸯掘利摩罗已经随我出家为比丘,你会对他怎样?」
  「世尊!那我只好像对其它比丘一样,对他礼敬供养了。但这个大恶人没有丝毫的善念,是不可能出家为比丘的。」
  这时,佛陀举起右手,指着不远处树下的鸯掘利摩罗,告诉波斯匿王:
  「大王!那位就是鸯掘利摩罗。」
  波斯匿王一听,吓得全身起疙瘩,僵在那儿。
  佛陀告诉国王,鸯掘利摩罗已经不再是可怕的杀人魔了。
  波斯匿王僵了一会儿,在冷静下来后,走过去找鸯掘利摩罗,询问他父母亲的名字,证实了他的身分。于是,波斯匿王向鸯掘利摩罗表示,要供养他衣服、饮食、床坐、医药等生活用品。然而,鸯掘利摩罗却对波斯匿王说:
  「大王!我不缺什么,我有出家人的三件衣服就够了。」
  波斯匿王深为感动,走回佛陀处,赞叹佛陀不以刀杖,就能降服这样凶恶的人。
  就这样,鸯掘利摩罗过着乞食、在幽静处修学的出家生活。一段时间后,终于证得了解脱,成为阿罗汉。
  有一次,鸯掘利摩罗进城乞食,被人认出他就是过去的那一位杀人魔,城里的人纷纷奔走相告,许多人都向他丢掷瓦块、石头,也有人拿刀追杀他。结果,鸯掘利摩罗被打得头破血流,身上的衣服也被砍烂了。佛陀看见他这样狼狈地回来,安慰他说:
  「鸯掘利摩罗!遇到别人打你,你要忍耐啊!因为你现在所受的,是之前所做罪业的报应,那是相当于几千年的地狱报应呢。」
 
按语:
  一、本则故事取材自《增壹阿含第三八品第六经》、《中部第八六鸯掘摩经》、《杂阿含第一○七七经》、《别译杂阿含第一六经》。
  二、鸯掘利摩罗,或译为央瞿利摩罗、鸯掘魔、鸯掘摩,今依巴利文Angulima^la译为鸯掘利摩罗。
  三、我们看到鸯掘利摩罗因盲目相信老师的话,而导致邪见坚固的可怕。
  四、为恶如鸯掘利摩罗的杀人魔,都还能在佛陀正见引导下,当生修学得解脱,印证了佛法「当生可证」的特性,同时,也让我们对「业力」的相对性与复杂性,多一层认识。
  五、即使是解脱的圣者,还不能免除他人贪、瞋、痴施报的业力,但解脱的圣者,由于贪、瞋、痴已断,纵然有业力的报应而身受苦,也不会让他起烦恼,更由于后有爱也断尽了,自不会有下一生的报应问题。
  六、鸯掘利摩罗向佛陀请求出家为比丘,佛陀接受了,对他说:「来吧,比丘!」(原经文作「善来!比丘!」),就完成了出家为比丘的仪式,这与后来需要十位比丘见证的情形不同。佛教出家得具足戒成为比丘的仪式,依时间发展而有不同的形式,如《俱舍论》引毗奈耶毗婆沙师的归纳,第一为「自然得」,这是指佛或辟支佛,无师得具足戒。第二为「见道得」,这是指像憍陈如等五比丘于见道位得具足戒。第三为「善来得」,即依佛说「善来!比丘!」而得戒。第四为「自誓得」,如大迦叶以信受佛为大师而得戒。第五为「善巧酬答所问」,如苏陀夷聪明过人,年仅七岁能善巧酬问佛陀所问,故虽未满二十岁,而被允许受具足戒。第六为「敬重得」,如佛陀的姨母大爱道比丘尼闻说八种比丘尊重法而得戒。第七为「遣使得」,这是指女众想到僧团中受戒,但因故不能成行,有他人代受戒法。第八为「五人得」,即在佛法不昌盛的地区僧众少,允许五位比丘而非十位见证受具足戒。第九为「十众得」,即佛法昌盛地区僧众多,要有至少于十位比丘见证得戒。第十为「三归得」,系指六十贤圣闻说三归而得受具足戒(引《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第二六八一页)。其中,第二「见道得」解说为「憍陈如等五比丘于见道位得具足戒」,应是指佛陀为五比丘初转法轮,僧团成立的情形,不过,经中说当时只有尊者憍陈如一人证的初果(参考故事第三〈佛陀的初转法轮〉)。第六「敬重得」解说为佛陀姨母大爱道比丘尼(第一位比丘尼)之出家,是依「八种比丘尊重法而得戒」,然依印顺法师之意见,「八敬法」应当不是佛陀时代最初的原貌,最初可能只有「四尊法」(参考《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一九三页),而第三「善来得」,即为鸯掘利摩罗成为比丘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