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化 >> 佛教故事 >>

内容详情

佛陀对罗亩罗的教导

发布人:管理员 时间:2017年08月16日

有一次,尊者罗亩罗跟在佛陀后面,从祇树给孤独园到憍萨罗国首都舍卫城乞食。
  行进途中,佛陀回过头来教诫尊者罗亩罗说:
  「罗亩罗!任何物质类的『色』,不论是过去、未来、现在;身内或身外;粗大或细微;卑俗或贵重;在远方或在近处,都应当以正慧,如其事实地视这一切『色』为:『这不是我的』,『这不成我慢』,『这不是真我』。」
  「世尊!只有『色』是这样的吗?善逝!只有『色』是这样的吗?」
  「罗亩罗!色、受、想、行、识都是这样的。」
  这时,尊者罗亩罗心想:
  「世尊为何要在路上教诫我这些?有谁会在听了佛陀的教诫后,还不顾修学而继续去乞食的?」
  于是,尊者罗亩罗立刻折回住处,到一棵树下盘腿端坐,提起专注力,思惟佛陀刚才所教导的内容。
  佛陀乞食回来,食毕,在园内经行,然后走到尊者罗亩罗所在处,继续教导他说:
  「罗亩罗!身体的发、毛、爪、齿、皮、肉、筋、骨、髓、肾、心、肝、脾、肺、肠、胃、膜、粪等固态物,是内地界,内地界与外地界,即是地界。
  体内的胆汁、痰、脓、血、汗、脂肪、泪、唾、尿等液态物,是内水界,内水界与外水界,即是水界。
  体内的温热火性,以及依于此温热火性存在之物,如食物的消化代谢、生理的老化等,是内火界,内火界与外火界,即是火界。
  体内的气流风性,以及依于此气流风性存在之物,如呼吸、肠腹之气等,是内风界,内风界与外风界,即是风界。
  体内的耳孔、鼻孔、口腔等空间,是内空界,内空界与外空界,即是空界。
  罗亩罗!你应当分别对这一切地界、水界、火界、风界、空界以正慧如其事实地视之为:『这不是我的』,『这不成我慢』,『这不是真我』。这样,就能对这些不抱持幻想,冷静理智地对待。
  罗亩罗!你应当像大地接纳人们抛弃任何干净或不干净的东西、水接纳人们洗涤任何干净或不干净的东西、火接纳人们燃烧任何干净或不干净的东西、风吹任何干净或不干净之物,而不会有厌恶、羞耻、恶心般地禅修;也要像空间到处都不会被限制般地禅修,这样,面对境界所生起合意或不合意的触识,就不会在心中起执着了。
  罗亩罗!你应当以慈心观来禅修。当这样修时,瞋恨之心就能舍离。
  罗亩罗!你应当以悲心观来禅修。当这样修时,害人之心就能舍离。
  罗亩罗!你应当以喜心观来禅修。当这样修时,不平之心就能舍离。
  罗亩罗!你应当以舍心观来禅修。当这样修时,厌恶之心就能舍离。
  罗亩罗!你应当以不净观来禅修。当这样修时,贪欲之心就能舍离。
  罗亩罗!你应当以无常想来禅修。当这样修时,我慢之见就能舍离。
  罗亩罗!你应当以出入息念来禅修。当这样修习、多修习时,能得大果、大福利。怎样修出入息念而得大果、大福利呢?
  罗亩罗!比丘到幽静的林树下,盘腿端坐,提起专注的正念于吸气与呼气上,清楚呼吸的长与短,体验呼吸时全身的律动与生理上的轻安,体验喜、乐、喜乐对心情的影响、喜乐消退后心情的轻安,体验心境、喜心、定心、解脱心,以无常随观、离欲贪随观、止息随观、舍离随观来呼吸,罗亩罗!这就是如何修出入息念而得大果、大福利了。
  当以这种方法修习、多修习出入息念,即使到临终前的最后一个呼吸,也能清楚的觉知。」
  于是,尊者罗亩罗就依着佛陀的教导修学,渐次地成就了离欲、恶,初禅、第二禅、第三禅、第四禅,宿命神通、天眼神通,然后从如实知苦、集、灭、道中,得漏尽解脱,成为阿罗汉。
  后来,佛陀在比丘们面前赞叹他说:
  「我声闻弟子中,持禁戒第一的,算是罗亩罗比丘了。」
 
按语:
  一、本则故事取材自《中部第六二教诫罗亩罗大经》、《增壹阿含第一七品第一经》,另参考《杂阿含第二三、二四、四六五经》、《相应部第二二相应第九一、九二经》、《相应部第一八相应第二一经》、《增支部第四集第一七七经》。
  二、「罗亩罗」,《中阿含》译为「罗云」,而《增壹阿含经》译为「罗云」,为佛陀未出家前所生的儿子,后来在佛陀成佛后第六年回迦毘罗卫城省亲时,随佛陀出家(参考《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第五八五九页)。《增壹阿含第四品第六经》中,也同样的记载着佛陀赞叹他「不毁禁戒,诵读不懈」,而《杂阿含第二○○经》、《相应部第三五相应第一二一经》,也明确地说尊者罗亩罗证得了阿罗汉果。
  三、故事中,记述了许多佛法的修行方法,如依五蕴、五界的无我观,依四大平等接纳的不执着观,慈心观,悲心观,喜心观,舍心观,不净观,无常想,出入息念等。其中,出入息念的内容,还纳入了四念处的修习内容,很值得细读。
  四、尊者罗亩罗从修初禅到解脱的过程,与佛陀在菩提树下成佛那一夜的修学历程,可说是完全一样,不过这一段在《中部第六二教诫罗亩罗大经》中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