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化 >> 五明研究 >>

内容详情

鉴真医学思想及医药实践活动初探

发布人:管理员 时间:2017年08月16日

 唐帝国(618—916)是中国历史上最强盛时期之一,可以说是当时世界的中心。经济繁荣、政治开明、文化发达、科技领先、对外开放、对内休养生息,以致出现历史上著名的太平盛世——贞观之治。

  唐代扬州继隋代初兴之后,由于大运河的开凿和长江、黄海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成为国内南北水陆交通的枢纽和中国东南开放大港及国际贸易港口,扬州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是对外文化联络和对外贸易频繁的城市,商贾云集,经济繁荣,成为“雄富冠天下”的中国东南的大都会,世称“扬一益二”,是当时中国南方粮、盐、茶、药材、盐铁等物资的最大集散地。人口47万,占全国总人口的百分之一,城市方圆13公里,“十里长街市井连,夜市千灯照碧云”。

  正是唐帝国的太平盛世和扬州的繁华,奠定了鉴真日后成为中日两国历史上都赫赫有名的杰出人物,造就了一个集佛学、医学、文学、建筑学、书法、绘画、园艺学于一身的一代大师。

  在唐代以前中国医学经过若干年劳动人民的不断实践积累,形成了早期的医学总结,如《神农本草经》、《黄帝内经》、《伤寒论》、《全匮要略》,以及失传的战国神医扁鹊及三国名医华佗的医学著作,还有随佛教传入我国的印度医学《龙树论》、《婆罗门药方》等医书10余种。到了唐代,医学更加繁荣,涌现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医药学家,其代表人物首推大医药学家、药王孙思邈。他认为,“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方济之,德逾于此”,并以此为毕生准则,写成了著名的古代医书《千金方》和《备集千金要方》,对后世影响巨大。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唐朝设有世界上最早的医学院太医署,设有管理医药行政事务的太医令,并组织编写出版了世界上第一部国家药典《唐新修本草》。

  鉴真20岁开始游学唐代都城洛阳、长安,遍访高僧名刹,勤学好问,博闻强记,虚心好学,并常去宫廷太医署,求学一些宫廷名医。为他传经授戒的两位大师道岸律师和弘景律师都是精通佛教和医学的得道高僧。佛教本义提倡普度众生,救济人间疾苦,佛教“五明学”中即有专门论述研究医理、方剂、药物的“医方明”,又称医明、医方论。鉴真在长安、洛阳求学过程中,大量学习医学知识,研读古代医书,不断向医家及宫廷医师请教,还亲自到药房观看药物炮制、加工,拜访经验丰富的药师和老农,到深山野岭辨识、了解、采挖药材,观察、记录这些药材的形态、生长习性、出芽、开花、结果、何时收获等,并不断验证古书记载的药材,洛阳、长安一带的山山水水到处都留下他勤劳的脚印和汗水。

  潜心研读和领会象《神农本草经》、《黄帝内经》、《千金方》、《伤寒论》、《唐新修本草》、《海药本草》是鉴真除佛学之外的最大爱好,他对这些古代医书中的药物不断进行试验、总结。游学长安时,经常访问太医署,请教有关药草、病症和方剂的识别,系统了解太医署的设置和功能职责、方剂的配伍等。在每次出外传经讲学及游览过程中,他都利用时机,注意收集当地药草和民间偏方、秘方,并利用业余时间为民众疗伤医病。

  扬州是当时唐帝国的经济文化和对外贸易港口,也是全国药材的主要集散地,外国(波斯、大食、吕宋、天竺、安南等国)船舶运来的大量药品都从这里转运销往全国各地,自然形成了对药物的品种、规格、功效、真伪鉴别的一套经验,儿时的鉴真即在其生活的故乡扬州目睹了扬州药市的繁荣景象,并接触了很多的国内外奇形怪状、不同气味的药物,学到了不少辨别药物的基本知识。

  鉴真在长安、洛阳游学后回到龙兴寺,首创悲田院,亲自在寺内山地种植药材,炮制、加工、配伍、煎煮、熬制方剂,济贫扶困,为贫苦百姓免费看病,送医送药,业余时间系统深入地钻研医药学理论,验证古代方剂,并在自己身上试验。

  鉴真回扬州后不久便到大明寺,同样除了研习、讲授佛经外,利用一切业余时间研究古医书、古方剂,积极行医问药。并在大明寺设悲田院,种植药草,采集炮制,坐诊治病,而且一边行医,一边总结前人的经验和自己行医的心得,在大明寺大量种植药草,还到药材交易市场去与胡商交流,了解有关胡药(原产波斯、大食、天竺等国)的种植、炮制及药效。胡药中的沉香、乳香、没药、安息香、诃梨勒、龙脑香、郁金香、琥珀都是原产外国的热带药材,就在那时随佛教传入中国,直至现在仍是我国药典中规定可以使用的有效药物。

  佛教中的吉祥草(Poe Cynosuroides)即是生长于潮湿地区的多年生草本植物。在天竺举行佛教圣典时,常在会场上铺设吉祥草,传说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开悟时,也是坐在吉祥草垫上的,而且吉祥草的根可用来治疗赤痢。沉香(Aquilaria agallocha)则是香料中的上品,其香气优于诸香,供药用,可治疗风水肿毒。佛教及中药中都提到的诃梨勒(Terminalia chebule Retz)是一种使君子科的落叶乔木,佛教意思“天主将来”,为佛教五药及五香之一,据《有部毗奈耶杂事卷》介绍“余甘子、诃梨勒、毗醯勒、比钵梨、胡椒,此之五药,有病无病,时与非时,随意皆食”,密教以五药统括一切药物,于设法坛或行镇地法时,取五药、五宝、五谷,一起埋在坛下地中,表示以佛的法药救治众生的无明烦恼。

  在鉴真几次赴日东渡传播文化的过程中,每次都随船备有大量的药材,其中一次,随船队带去麝香二十剂,沉香、甲香、甘松香、龙脑香、胆唐香、安息香、栈香、零陵香、青木香、薰陆香六百余斤,又有毕钵、诃梨勒、胡椒、阿魏、石蜜、蔗糖等五百余斤,蜂蜜十斛。这些药材中既有中药材,也有通过胡商贩运进来的胡药。在每次出发前,鉴真都要吩咐手下人到药市去大量采购这些药材,除了留待船上备用外,也带至日本后供同去人员及日本人民使用。当年鉴真带去日本的药材品种到底有多少,暂时还无法确切统计,但至今留存在日本东大寺正仓院的唐代药物有犀牛角、人参、麝香、胡椒、白芨、远志、大黄等药物60多种,还有唐代不同规格的药碗、药壶、药瓶等,其中就有不少是鉴真带去的,绝大多数是从鉴真的出发地扬州的药市上购买的,也有的是当时大明寺自种自制的药材。

  鉴真到达日本后,除了传授佛经创立律宗,仿造唐代长安等地寺院建造唐招提寺外,还在日本东大寺、药师寺、观音寺设悲田院,施药问诊,救治贫病。对乐于学习中医中药的日本人,认真教授,悉心指点,从药材的种植、管理、采集、加工、炮制到功效、配伍和辨别等,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日本僧人。特别是虽然早在公元562年吴人知聪携带医药书籍《明堂图》等160卷赴日本,使中药书籍首次直接传入日本,但医学大规模传入日本在唐朝,代表着唐代中国医学先进水平的医学书籍《素问》、《张仲景方》、《黄帝内经》、《神农本草》、《诸病候论》、《古今录验方》、《千金方》、《新修本草》、《海药本草》等大量传入日本,其中就有不少是鉴真直接带去的,并以鉴真的贡献和影响为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