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化 >> 五明研究 >>

内容详情

医药与慈悲

发布人:管理员 时间:2017年08月16日

伯圆长老 
  医药与慈悲
  《南洋佛教/6》30.10.1969
  新加坡是个幅员小,而又年青的国家,但体壮力强,生气蓬勃声音却来的很洪亮,这大概是新加坡的人民懂得後天的调养,使自己成为一个强人。
  一样的山河大地,懂得利用,蚕丛与沧海可以变为良田;不懂得利用,就算是良田盈野,也会生毒草;同是一个国家,如领导得人,又得人民的自爱与团结,上下一体,别看它年青,後生可畏,谁都不应轻侮得。做一个年青国家里的成员,谁都有责任为国家为人民分点应尽的义务,佛教自也不例外。
  新加坡的佛教团体,在这几年来对社会与教内的教育,及慈善事业等方面确也做得有声有色。现在又创办:「新加坡佛教施诊所」,为病者赠医施药,这是贫苦人民的福音。
  病苦是人类生存的一支暗箭。人类的祖先缩在寒岩里,除了找寻食物外,第二个问题大概就轮到病苦了。当人类的卫生设备尚在零度下的时候,人类的生命生存只有交代皇天,酷暑严寒所引起的温病伤寒,都是使人类的生死只好听天由命了。人们头痛时,用手在头上乱抓乱擦,肚痛时,也是见草便拔,见叶便摘,搓作一团,送进嘴里,用山泉送下,大家就这样听天由命的乱抓乱吞,回数多了,有时真的也会抓到能治疾病的药物。由是,从游牧的生活跃进农业时代的时候,便有针灸,药物等治疗疾病的发明。到了这时,虽说走了不知多少的冤枉曲径,和牺牲了几多因投错药物了却的生命,但总算给後代的人们,架起一道通向健康的桥梁。
  现在医术与药物的进展,和各种卫生的设备,可以说都已透过蚕丛而达平坦的道路。但愁柴又愁米的穷人,如遇上疾病,来个贫病交逼也是大成问题了。
  贫苦的人们,不怕担,不怕晒,就是怕疾病。平时寅吃卯粮,已是捉襟见肘,如再药炉茶灶,那就落叶悲秋的凄凉了。因为,人在病榻呻吟,心在油盐柴米上,最好病一到身一针便能身康力健,不然,时间,诊金,药费等都会增加贫乏人家的发烦。只有赠医施药一途,才是救病而又方便人们减轻财力的负重。
  佛陀在救世度生中,以疗治人类的心理健康上,亦有用人们的切身病苦来作启发的。如杂阿含经的:「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四法成就,名曰大医王,何等为四?一者善治病,二者善治病源,三者善知病对治,四者善知病已,当来更不发动」。这是治心病而用身病寻源断根的办法。
  佛陀这种治心的原则,也即是治病的准绳,何况心病与身病本是同源共因的,所谓:「病由口入」,食的嗜好,心不在焉,食不知其味,心境一受刺激,万兰池一瓶可以倒入,心一兴奋,亦可一醉如泥,狂心一发,好色贪玩,无一不是招色之忧:可见治心亦即治病。
  并且就是在病中亦可用佛法来帮助治疗的,如用专心持念「观世音菩萨」的圣号亦可收意外的效果。
  过去有位北洋的军阀,患眼痛,百医无效,当时有个佛教中人,以医术救人,时人称为「大善」而不名。有人介绍这位大善为将军医眼疾,可是这位将军一向官僚派头十足,傲气凌人,一见面:「你会医病吗」?「「啊,我不懂」!「丢你......不懂,进来干吗」?大善掉头便走。过後别人对这位老粗说:大善医慈悲救人医人,向不趋炎附势,你用这种态度,他怎会为你医呢?这位将军已是痛得入第无门,只好再著人去请他来,这回大善说:「你要听我说,三天包你好,不然无药可救」,「好!只要会好,怎样都可以」,「别的不要,只要你站在佛前,把你一生杀人,害人的种种过失,向佛前发露忏悔,说了一遍再一遍,一连三天,自会好的」这位睥睨人间的粗人,本来是不向菩萨低头的,但痛得难受,只好照做了。果然三天痛止红消,这时他大感奇怪,即问大善,不药而愈的原因,大善说:「你是个杀人不眨眼,且一向骄横气盛,致肝火上炎,侵入眼部,无药可治,只有向佛前忏悔,使心平气和,而生肾水,俾肝火下降,水火相济,自会勿药」。这是治心而疗病医引证。
  回头来说,慈悲体贴的心情与态度,对于病者的治疗作用。一般贫苦的人家,没有钱付医药费,固然感到旁徨,但如遇上一个既无医术,又无医德医务人员,甚至草率从事,面门常紧,毫无慈悲与体贴,这都会给病者未曾服药,先增加几分的病意了。可见,医务的人员需要有一种慈悲心,以救人为职责。本来社会的卫生设备到了这个太空时代,没有钱可以求医,也可以领药的部门,并非没有;所缺乏的就是真正的慈悲心肠,来体贴病人的并不多。病人需要医药,也需要慈悲,因为惟有慈悲才会体贴人,照顾人,把人们的病源很细心地从根除掉。由是,除了赠医施药外,还需要慈悲精神的布施。
  新加坡的佛教长老,与在家大士慈悲心的很多,在这志壮力强的青年国家里,一定会为国家为人民流露出人间需要而又缺乏的慈悲精神,对於赠医施药的前途一定是很光伟的!